top of page
  • ctfm214

香港房地產KOL

今早去到茶餐廳,有一家五口在食早餐,老豆話他們學足美國佬,體驗民主精神,今早大家投票,去茶餐廳或者去飲茶,父母加一個仔話去茶餐廳,其他兩人唯有遵從。1. 當時的特區政府過度包容,現時的特區政府撥亂反正而已;或昨晚與老客戶食飯,食到一半我才發覺他的兒子沒有出席,我知道事出必有因,所以唔敢問,反而客戶自己話非常後悔,當日他的兒子打算去外國讀書,客戶亦有能力,但可能是他自己孤寒,而他的太太又驚個仔在外國學壞,所以唔准兒子去外國讀大學,而他的兒子亦在香港完成本科,並且回公司幫手。言論自由是有底線的,首先是不可犯法。香港是中國的領土,是以基本法為法治基礎的,身為香港人鼓吹港獨、民族自決是違反基本法的。說得白一點,是犯法,但由於23條未立,就弄出一個犯法而沒有罰則的局面,讓所有港獨或本土主義者暫時可以大放厥辭,而免受刑責的滑稽境況;言論自由的第二度底線是,你不能因著它去損害別人,鼓吹港獨和民族自決損害了國家和所有中國人民(包括香港人) 的利益,這樣的鼓吹,言論自由就不再成為你的保護罩。請戴耀廷和他的同路人別老是搬出「言論自由」為自己的犯法言行詭辯了。 


反過來說,公司只有下屬,沒有上司,是一舊一舊飯,成本雖然低,但沒有生產能力,根本唔值錢,在公司裡,上司下屬似壽司才能發揮出最佳協同效應。老友話唔係佢多心,有圖為証。「現在祇是根據我在論壇當天的簡短發言就發出譴責聲明,那是否斷章取義?」有老友買了兩盤壽司到公司同我一齊食午餐,問我點樣睇上司下屬關係,我話似一舊壽司,老友話即是上司睇下屬是一舊飯,下屬睇上司是多舊魚,老友多心了,我的意思是如果全公司只有上司,沒有下屬,即是沒有飯的壽司,  事情本來告一段落,但這兩年在香港興起移民潮,不少在香港畢業的大學生移民去了英國,他兒子一家亦在其中,客戶後來發現,移民的人大多數在香港讀大學,如果在外國畢業後回港工作,基本上很少人移民,客戶非常後悔當日唔准他的兒子去外國讀書,如果他的兒子有去外國讀書,今日就未必會移民。  S有兩個諾貝爾經濟學得獎者,其中一個是美財長耶倫老公,表示加息壓通脹是不可行,其實,所有學者都有同一論點,如果單以加息就可以壓通脹,學者的論文就不值錢,甚至可以取消諾貝爾經濟學獎,不過,加息的確是可以壓通脹,但只是暫時性  事情本來告一段落,但這兩年在香港興起移民潮,不少在香港畢業的大學生移民去了英國,他兒子一家亦在其中,客戶後來發現,移民的人大多數在香港讀大學,如果在外國畢業後回港工作,基本上很少人移民戴耀廷過去一直在犯法,當時的「特別政府一直沒有表示意見」,不代表現時的特區政府對他的譴責有錯,那僅可能代表:戴耀廷質問香港特首林鄭:「請明確指出我當天的發言,如何構成『鼓吹』港獨自決?」「是否提出人們應思考或討論中國及香港的未來可以有的各種可能性,就已算是『鼓吹』港獨自決?」「若是的話,這是否不合符比例地限制了港人的言論自由?」甚麼「提出思考或討論中國及香港的未來可以有各種可能性」,講得多美好,多中肯平實呀!實情是,戴耀廷你赤祼祼地鼓吹「香港人可通過民主自決考慮成為獨立國家、與中國其他族群組成聯邦或邦聯」,這種說法,還不算是「鼓吹港獨自決」?


樂風委任梁鎮峰作投資管理總監



你的法律邏輯還在嗎?虧你還是一個所謂法律學者!「若是的話,這是否不合符比例地限制了香港人的言論自由?」「過去我在香港也曾發表相近且更完整的觀點,但特區政府卻一直沒有表示甚麼意見,那是否指我整全的觀點並沒有違反憲法和基本法?」戴耀廷整全或不整全的觀點本質上都違反憲法和基本法,請別僭台辭地說現時的特區政府是以偏概全了。「是否提出人們應思考或討論中國及香港的未來可以有的各種可能性,就算是『鼓吹』港獨自決?」  老闆話體驗民主精神是沒有錯,但不能話學足美國佬,試問有幾多美國人鍾意打仗,而事實上支持打仗的人少,反戰的人多。在二戰之後,如果不是有911事件,大多數美國人都唔會支持打仗,美國每一次出兵,都沒有公投,甚至沒有民調,只是政府總統簽署行政命令亦即是魚生,要食到鮑要用很多錢,公司沒有下屬,成本將會很高。我叫客戶不用擔心,就算他的兒子不回流,他的孫仔也會回流,理由是他的孫仔在外國讀書,知道窮一生都很難出人頭地,並且叫客戶做好盤生意,他的孫仔會接手。  不少歐洲國家貪勝不知輸,不是凍結流動資金,而是直接沒收固定資產,這樣做令那些國家很難回頭,以英國為例,沒收阿布的車路士,現在車路士已經賣了給美國佬,試問約翰遜又點可以變返一間車路士俾阿布。要徹底打過遏港獨及激進本土主義者的出軌言行,盡快為第23條立法是必須的。有了它,一切鼓吹港獨言行就犯了叛國罪,讓港獨份子嘗試一下牢獄之苦吧,是到了他們要付出重大代價的時候了。







14 次查看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

香港城市的核心商業和娛樂目的地

政府重建 計劃 對房地產價值的影響在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都是顯而易見的。在發展中國家,政府主導的基礎設施、企業和服務投資可以顯著改善公民的生活品質。同時,重建計劃也可能導致房地產價值上升,從而為土地擁有者帶來可觀的經濟利益。 在發達國家,許多政府正在投資大規模的重建計劃,這些計劃可能導致房地產價值上升。這些計劃通常側重於恢復城市中心的活力,或重新開發廢棄和未充分利用的財產。對高速公路、公共交通和其

Comments


bottom of page